青少年給問嗎?
回上頁

你們會老,我們會長大, 青年力量要抬頭

文/蔣聖謙高雄中學

我是來自高雄中學的蔣聖謙,三年級學測戰士,曾擔任雄中鄉土文化研究社社長及學生聯合自治會顧問。雄中放眼全臺灣而言,擁有相對自由與開放的風氣與環境,我們擁有自己兩權分立的行政部門與學生議會;擁有制度尚未成熟但已試辦過一屆的學生事務投票(類似公投)。普選自己提名、完全自主決定正副會長,各班推舉學生議員代表質詢行政、編刪預算,若說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,那對我們而言,民主政治運作早已非課本冰冷的文字,而是在我們生活週遭息息相關,更甚對擔任代表或首長的同學,可說是例行公事。

三一八學運以來,社群軟體可說是炸成一鍋粥,校園內部的討論沸沸揚揚,正反雙方論述洋洋灑灑,交叉相辯。本人在三二一當天,在校園內曾舉辦過雄中反黑箱服貿的學生論壇,當時有位同學的論述,令我思索良久,「為什麼當憲法規定我們十八歲得履行完全刑事責任、服兵役,我們卻二十歲才能投票?為什麼全世界多數國家都是十八歲投票,臺灣卻依然止步不前?」

我們被要求在十八歲以前,熟習民主政治的運作、憲法基本原則與法治原則,但卻被要求二十歲才能擁有參政權;各校雷厲風行推行高中學生自治,學習團體決議與理性尊重,卻直到離開高中前,滿腔熱血,更甚培養不少論述、思考能力的學生卻只能打轉在不足四頃校園內的扮家家酒。我不禁懷疑,我們的政府,是否默認了國家公民教育的失敗與無能?憑恃鳥籠公投法的某執政大黨,是否欲藉此牢牢掌握權力?鞏固選民結構,藉此扼殺新秀幼苗?

你們會老,我們會長大,近百萬名卡在十八至二十歲的新生代青年,將藉由網路媒體的力量,監督著每一位政壇要角的一言一行。臺灣要進步,我想,第一步,絕對是得修改鳥籠公投法的限制,進而重啟修憲,十八歲投票權的爭取,將會是席捲臺灣政治的浪潮。